皇家国际集团

苏美尔神话传说,巴比伦的多神宗教与宗教的演

苏美尔神话传说,巴比伦的多神宗教与宗教的演化。巴比伦的历史特点是一连串的游牧民被新的游牧民所征服的过程。苏美尔人、阿卡德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不断变迁,与此相适应,巴比伦宗教也在不断变化的历史中适应新的历史形势而得到新的发展。 巴比伦宗教是多神教,并与自然崇拜联系在一起。原始时代宗教信仰的残余,与较后期的宗教信仰相混合,形成了巴比伦的宗教。 一系列的对各种精灵的信仰起源于古代的万物有灵观念。巴比伦宗教起初是自然宗教,崇拜宇宙间重要的自然现象,诸如天、风、山、沼、水、月亮、太阳等。巴比伦居民感到自己苏美尔“圆庙”和居民区 公元前30世纪初,居民区围绕神庙而建,雄伟的寺塔尚未出现无力与自然界作斗争,他们满怀恐怖地看到了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泛滥时汹涌的洪水淹没了大 地;出没于荒野的野兽也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虔信宗教,为了讨得神灵喜欢,他们把自己的泥像奉献在神像前,代替自己时刻侍奉在神的身边。在人们的精 神上引起了恐怖的念头。他们认为自然界中各种森严可畏的现象是某些至高无上的、有强大威力的和超自然存在物的活动,于是他们就把自然界的不同形式和表现化 为神灵。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人们开始认识到水这一自然力的造福力量,可以灌溉土地,给人民以丰收,所以出现了善良的与造福的水神、智慧之神埃阿。埃阿 是一位把一切手艺、艺术与知识教给人们的神。苏美尔人认为水是一种原始的神圣的力量,生命便是起源于这种自然力。在《创世纪》的神话开头就讲到:“上面的 天还没有名字,而下面的地也还没有得到自己的称呼,只有创造了地的元始的阿普苏和一并创造了天和地的提阿玛特和穆姆,把他们的水混合在一起。” 巴比伦人不单崇拜自然界,还崇拜植物、动物。在神话和宗教艺术里便有神圣的“生命之树”和“真理之树”;人们把主生殖的神坦姆兹称为“植物国的君主”; 伊什塔尔女神常常被描绘成妇女的样子,从她的身体上有枝茎生长出来;椰枣树受到人们特别的尊敬,因为这种树在经济生活中有巨大意义。在两河流域宗教里还保 存了古代动物崇拜的许多残余。例如,在乌尔受到崇拜的南那就被称为“强有力的牡牛阿努”;地下世界之王涅尔伽尔神被表现为一个可怕的动物的样子:“他有牡 牛的角,他背上有丛毛发;他有人的脸面、面颊……翅膀;他有狮子的前爪和站在四条腿上的身体。”水神埃阿被表现为一个带着鱼尾或是背上带着雷雨与最高的保 护神——则巴比伦宗教最普遍的是对于天空和星辰的崇拜。人们认为古代苏美尔的天神安努是最高的神,作为“父亲”和“诸神之王”的天神安努居住在最高的一重 天,他坐在上天宝座上统治着世界。其余在各神中占有显着地位的是月神辛、日神乌图,此外还有自然、生命和生育女神伊什塔尔。 这一切古 老而复杂的自然崇拜同祖先崇拜有着密切的关系。最高神安努一般被视为诸神之“父”,而坦姆兹神的名字意思是“真正的儿子”。自然界的神化、星宿崇拜和祖先 崇拜,形成一套复杂的宗教,生动而突出地体现了宗教作用于社会的上层建筑,对巴比伦人们的生活与行为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成为后人了解巴比伦文明的金钥匙。

苏美尔神话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古代两河流域的人民很早就崇拜自然神。早期苏美尔人信奉多神教,他们因对自然界的许多疑问无法解释,便把这些疑问托之于天上的神灵。在苏美尔,人们对天神、地神、水神、植物神等十分崇拜,尤其是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洪水泛滥,他们害怕洪水淹没生命和一切生灵,便把水神视为最重要的神祗。他们甚至认为大地上的一切生灵皆由水创造,生命起源于水,所以水神安启被称为创造神。当两河流域的人民发明了水力灌溉、控制了大水以后,他们又视水神为教会人类技艺的智慧之神,由于水造了万物,以后水神逐渐成为天地之神。随着人们对日月星辰的观测,他们发现天上的星系对农业生产、人民生活有着极大的影响,对农业的丰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于是他们又造出月神、太阳神的故事。当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相结合,人们给神赋予了更多的传说。这时,水神、天地神安启成为了众神之王,他生下大气神恩里尔,恩里尔生下月神辛即纳那,月神又生下太阳神奥吐和丰收女神印娜娜。后来印娜娜与安启之子、农神都姆兹结合,成为一对重要的农神。

在苏美尔神话中,创世神话是主要内容,这些神话是后人从一些残存的史诗和亚述泥板中整理出来的,它表明苏美尔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神话体系,主要神祗都是水天地日月星辰,对它们的崇拜表现了早期人类对宇宙及人类起源的认识,对自然、农业生产、人的生死、万物枯荣及四季变化的看法。在苏美尔,许多城市还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如乌鲁克人奉天神安努、埃利都人奉天地神安启、尼普尔人奉大气神恩里尔为主要崇拜神。

与埃及和希腊神话不同,苏美尔人对月神的崇拜先于对太阳神的崇拜,他们没把太阳神看作是最高之神,也不把太阳神视为农业保护神,因而很少有太阳神的神话传说,月神的故事则较多。此外苏美尔神多为自然神,并有很强的人性,而少动物性,或半人半兽神,这表明苏美尔人已摆脱了图腾崇拜,而较早过渡到万物有灵阶段。

苏美尔神话中关于印娜娜与都姆兹的爱情故事和事迹传说尤为生动。印娜娜相传是月神辛的女儿,太阳神奥吐之妹,她是乌鲁克城的保护神,是乌鲁克城幸福繁荣的救星,因而她的名字使乌鲁克人倍感光荣。据说乌鲁克曾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后来印娜娜做了该城的保护神,她为了使乌鲁克成为不朽的文明古都,便亲自前往天地神安启的的住地,她利用美貌和智慧巧取安启的神圣王礼,带回乌鲁克,使乌鲁克从此成为着名的文明城市。在苏美尔,印娜娜后来成为天上的女王,她是母神、爱神、丰收神、战神的集中代表。都姆兹是安启之子,是着名的丰收之神,后来成为农神、牧神、植物神、丰收神几位一体的神。他爱上印娜娜,想娶之为妻,但一开始印娜娜爱的是恩启姆都,在安启调解之下,印娜娜终于同意与都姆兹结婚,他们的结合使两河流域有了一对重要农业神祗。

有关印娜娜及都姆兹还有一段重要的故事即:印娜娜的地狱之行。这段神话叙事诗是在 20 世纪 30 年代被破译整理出来的,1940 年,它一经发表,便引起世人的重视,它不仅使后世巴比伦文学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而且使人们对两河流域文化的成果有了新的认识。现对于印娜娜地狱之行的原因还众说不一,但主要有两种,一是推说她为拯救情人都姆兹而去,另说是为与姐姐地下女王艾莉什琪迦尔争夺权力。印娜娜到达地下世界,即与冥府的众神发生冲突,地下女王命令为其设置七道重门,印娜娜每经一道门,便被剥去身上的重要饰物,走完七道门时,她已是全身赤裸,很快她就被地狱法官判为死刑。几天之后,印娜娜的报喜官预感主人的不幸,马上通告了主神恩里尔、安启等,于是她被救出地狱回到人间。印娜娜的这段故事后经巴比伦人改编,创作出动人的神话故事:《伊什塔尔降入地下世界》。

除了神的故事,苏美尔人还留下了关于吉尔伽美什的英雄传说。相传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第一王朝的第五位国王,可能是真正的历史人物,两河流域留传的这些与他有关的神话故事,正与他非凡的业绩有关,据说他出身贫穷,虽身材魁梧,英勇顽强,但他做国王后凶狠残暴,为所欲为,差使民意,乱施淫威,据史诗记载:他从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也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引自史诗《咏吉尔伽美什》后来他的性格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嫉恶如仇,为民除害,成为两河流域为人称道的国王,也许是他自封为神,也许是百姓奉他为神,在苏美尔流传着许多关于他与神的故事,还说他与女神阿鲁鲁的勇士恩启都结为兄弟,他曾帮丰收女神印娜娜除死花蛇和鹫妖等等,此外则是对吉尔伽美什的颂歌。

皇家国际集团,苏美尔神话中还留下一首关于洪水传说的故事,原诗记载在一块破损的泥板上,这段残诗可能是反映两河流域大洪水传说的最早记载。故事说天神安努、恩里尔、安启、娜赫尔萨克创造了人类、动物、植物,并规定了人的寿命,建造了五个大城市。后来不知为什么,人类触犯了众神,众神决定要降灾于人,灭绝人类。但天神安启同情人类,他认为天神们造物艰难,于是去向敬奉天神的舒路帕克城的统治者吉尤苏得拉作了通报,并教他修造了方舟,躲避灾难。当洪水降临之时,淹没城市,吞没众生灵,唯有吉尤苏得拉和他的船只幸存。洪水整整停留了七天七夜。当洪水过去后,吉尤苏得拉打开船舱的窗户,看见外面风调雨顺,太阳四射,他走出方舟,放出动物,避免了生灵的灭绝,他也成了不朽之人。

本文由皇家国际集团发布于世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苏美尔神话传说,巴比伦的多神宗教与宗教的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