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国际集团

真假汉奸,名人大全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新感觉派一直是人们非常好奇的一个文学流派:它横空出世却又昙花一现,当红一时却又被褒贬不一。它的两个代表作家穆时英和刘呐鸥,年轻而富有才华,却又先后走入歧途,最终陆续被暗杀身亡,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背后的主谋是谁?都让人们猜测不已。特别是被誉为“新感觉派圣手”的穆时英,有人说他是汉奸卖国被杀,有人说他是中统特工却被军统误杀,其身份和死因至今尚未定论。 “鬼才”作家 1928年9月,刘呐鸥创办《无轨列车》半月刊,标志着中国新感觉派小说实践的开始。他的短篇小说集《都市风景线》也是现代中国第一部新感觉派作品集。不久,施蛰存和穆时英也先后发表作品,成为新感觉派代表人物。 穆时英,现代小说家,笔名伐扬、匿名子,浙江慈溪人。父亲是位很富有的实业家,后因经营股票而破产,家道中落。在穆时英10岁那年,父亲把他接到了上海求学,并开始按中产阶级的趣味打造他的性情与生活,希望他以后能成为一个银行经理或者精明的买办。但是,穆时英在读中学时却爱好上了文学,后来就读于光华大学中国文学系。大学期间穆时英的考试成绩并不是很好,特别是在光华大学上钱基博先生的语文课时,几乎每学期都不及格。根据施蛰存后来的回忆叙述,穆时英的古典文学和文言文知识有时还不如一名中学生。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穆时英对文学的热情。他潜心研究外国新文学流派,并在1929年,他17岁的时候开始小说创作。第二年,穆时英在《新文艺》上发表第一篇小说《咱们的世界》及《黑旋风》,不久,又经施蛰存推荐,在当时着名的文学杂志《小说月报》上发表了小说《南北极》,从此一举成名。施蛰存后来回忆他和穆时英相识的经过时说:“他在光华大学读书时跑来水沫书店,给《新文艺》送来了他的小说《咱们的世界》,那时他只有17岁。让我非常惊异。这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无论什么一学就会。” 1932年1月,穆时英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南北极》由上海湖风书局初版,其内容反映上流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两极对立。一年以后,此书改订增补本由上海现代书局重新推出,引起很大的反响。当时的文学评论家们对穆时英描写阶级对立视角的独特、形式的新颖和艺术手腕的巧妙,纷纷给予肯定,并把穆时英视作当年中国文坛的重要收获。据说,当时在上海的大街上,随意迈进一家书店,便会在书架上发现穆时英的小说《南北极》,经常有痴痴迷恋穆时英小说的读者给他来信,甚至有崇拜者专程从千里之外的南洋赶来敲他旧宅的大门。而此时的穆时英年仅20岁。 但是,正当人们对穆时英寄予厚望,期待他沿着《南北极》的方向有所突破时,穆时英却在创作上来了个意想不到的大转变。1933年,他出版了第二本小说集《公墓》,转而描写光怪陆离的都市生活,其描写的对象,也都是在充满诱惑的都市背景下,迷恋于声色之间的都市客。在技巧上,穆时英着意学习和运用日本新感觉派横光利一等人的现代派手法,还尝试去写作弗洛伊德式的心理小说,其内容和风格都迥然有别于《南北极》。此后,穆时英又出版了小说集《白金的女体塑像》、《圣处女的感情》、《夜总会里的五个人》、《上海的狐步舞》等代表性作品。在这些小说中,穆时英聚焦上海的夜总会、咖啡馆、酒吧、电影院、跑马厅等娱乐场所,追踪狐步舞、爵士乐、模特儿、霓虹灯的节奏和色彩,捕捉都市人敏感、纤细、复杂的心理感觉。他以圆熟的蒙太奇、意识流、象征主义、印象主义等表现手法,反映20世纪30年代大上海广阔的社会生活场景,开掘都市生活的现代性和都市人灵魂的喧哗和骚动,特别是把沉溺于都市享乐的摩登男女的情欲世界描绘得有声有色,刻画得栩栩如生。同时,在这些小说中,也流露出明显的颓废感伤气息,不过,穆时英的小说却因此风靡一时。穆时英本人也因为其年少多产又风格独特,被当时的人称为“鬼才”作家。自此,他与刘呐鸥、施蛰存等共同形成了中国文坛上的新感觉派,穆时英也为后人誉为“新感觉派圣手”、现代派的健将。 上海街头的枪声 20世纪30年代初期,春风得意的穆时英,浑身上下弥漫着十里洋场上的浮华气息。他独自一人住在北四川路上的虹口公寓,这座公寓在30年代的上海,也算得上高级了。他住的房间很窄,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室内整洁,绝不紊乱,环境安静。这么一个房间,每月租金要付四五十元,但穆时英毫不在意。自《南北极》、《公墓》一炮打响后,《现代》杂志几乎每期都有一篇他的小说,良友图书公司又不断出版他的《被当作消遣品的男人》、《黑牡丹》等小说集,稿费收入丰厚,让他生活非常富裕。年纪轻轻却已经名利双收的穆时英很快就日益堕落起来。咖啡馆、跳舞厅、电影院、高尔夫球场……是当时的穆时英经常涉足的。施蛰存后来回忆穆时英时也说:“他的日子就是夜生活,上午睡觉,下午和晚饭才忙他的文学,接下来就出入舞厅、电影院、赌场。”而当时有份杂志甚至戏称穆时英“未结婚以前,差不多跳舞场是他的丈母家”。就连穆时英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在小说里发出“一个都市人”的哀叹:“脱离了爵士舞、狐步舞、混合酒、秋季流行色、八汽缸的跑车、埃及烟……我便成了没有灵魂的人。”不久,穆时英又迷恋上了回力球赌博。日复一日,以致无法自拔。从此以后,穆时英几乎再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面世。而随着1935年施蜇存、杜衡退出《现代》编辑部,新感觉派分崩离析,穆时英的作品也渐渐无处发表,卖文谋生变得十分困难,以前的那点财产也几乎被他挥霍殆尽。 1933年前后,穷困潦倒的穆时英为了改善收入,参加了为正直文人所不齿的国民党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因为那里虽然声名狼藉却收入颇为丰厚,从此,他那辉煌而又短暂的文学生涯便在审查所谓的“赤色”书籍中消磨掉了。后来,他又参加编辑《文艺画报》。抗日战争爆发后,穆时英赴香港,应大鹏影片公司之邀执导电影《夜明珠》。影片叙述了一个舞女遇上了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可是这段情爱却不为社会所容,最后舞女含恨而终的故事。这期间,穆时英本人也迷上了一个大他六岁的舞女,并最终娶了她。然而,香港并未给穆时英带来太多幸运。不会讲广东话的他找工作十分困难,生活也处处不便。他和他的舞女妻子一起住在九龙的一条僻静的街上,一幢两层楼的房子里。房子里十分简陋,连床都没有。白天,穆时英到处找人、谋职,晚上,疲惫的他就静静地站在窗前,眺望香港岛上的万家灯火,听海上传来的汽笛声。期间,穆时英曾托人在《星岛日报》的副刊上寻了一个编辑职位,但不知何故,干了没多久就不干了。1939年,穆时英应他的朋友刘呐鸥相邀,携妻子回到上海,这个时候,刘呐鸥已经是汪精卫伪政权的一个要员。穆时英回到上海后,主办汪精卫伪政权的《中华日报》副刊《文艺周刊》和《华风》,并主编《国民新闻》。1940年,日伪政府下的上海风雨飘摇,正是国民党政府的特工人员与汪伪特务机关之间的“特工战”愈演愈烈之时,设在租界里的日伪系统报社也成了国民党特工人员袭击的主要目标之一。6月20日,《国民新闻》社就收到一封恐吓信,租界巡警房获报后便派人员在报社周围实行了警戒。这个时候的穆时英,正准备接管伪政权下的一份报纸并出任“国民新闻社”社长一职。1940年6月28日傍晚,穆时英破例没有乘坐日本人为他配备的“凯迪拉克”高级防弹轿车,往日形影不离的两名保镖也未随其左右。他只身一人招呼了一辆人力车上路。其时,天色昏暗,当车途经福建路的丰泰洋货号门口时,突有两条黑影从街边迅速冲出,拦住去路,未等穆时英反应过来,对方立刻出枪,向其射击,几声枪响过后,穆时英从人力车上一头倒在血泊中。

皇家国际集团 1 姓名:施蛰存 国籍:浙江杭州 年代:1905年12月3日 职位:
  姓名:施蛰存  原名:施德普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05年12月3日  籍贯:浙江杭州 
      施蛰存(1905.12.3-)原名施德普,笔名还有施青萍、安华等。浙江杭州人,幼年时住苏州,后迁居上海松江。中学时代开始写作,曾向《觉悟》、《礼拜六》投稿,与戴望舒、杜衡、张天翼等组织过文学团体兰社。1922年考入杭州之江大学,次年到上海进上海大学,受了新文学的影响。1926年转震旦大学法文特别班,与同班的戴望舒、刘呐鸥等创办《璎珞》旬刊,在此发表了成名作《上元灯》(原名《春灯》)。1929年后在水沫书店编辑《无轨列车》、《新文艺》,1932年至1935年主编著名的《现代》月刊。这期间,他的《上元灯》集出版。此后有意运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来创作心理小说,与穆时英等的新感觉派小说合流。主要作品有《将军底头》、《石秀》、《梅雨之夕》、《春阳》等。1936年出版《小珍集》。 
    还曾与阿英应上海杂志公司之聘合编《中国文学珍本丛书》70余种。抗战以后,他去云南大学、厦门大学教书,1947年回沪,又在暨南大学、光华大学执教。除了散文创作外,主要从事欧洲各弱小民族的文学翻译,译作甚丰。1952年起,一直在华东师范大学任教授,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和文物考古的研究及外国文学的译介。 
     
    《江干集》(短篇小说集)1923,上海维娜丝学会 
    《追》(短篇小说集)1929,上海水沫书店 
    《上元灯》(短篇小说集)1929,上海水沫书店;修订版,1932,新中国 
    《娟子姑娘》(短篇小说集)1929,上海亚细亚书局 
    《李师师》(短篇小说)1931,良友 
    《将军底头》(短篇小说集)1932,新中国 
    《侮雨之夕》(短篇小说集)1933,新中国 
    《善女人行品》(短篇小说集)1933,良友 
    《小珍集》(短篇小说集)1936,良友 
    《灯下集》(散文集)1937,开明 
    《待旦录》(散文集)1947,上海怀正文化社      

原标题:民国海派文学:小资文化的祖奶奶张爱玲为什么能 “火”?

1930年代的上海充分表现了中国的现代性甚至未来性,同时也呈现出“东方的巴黎”、“冒险家的乐园”等半殖民地的驳杂性。海派文学也因此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并突出体现为“文学生产与流通一体化”的文学图景。

皇家国际集团 2

为什么1930年代上海文学灿烂夺目?

张爱玲为什么能火?

海派文学受到哪些西方文论的影响?

皇家国际集团 3

本期题主 吴晓东

我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晓东,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中国现代小说、中国现当代诗歌、20世纪外国小说研究。著有《阳光与苦难》《象征主义与中国现代文学》《记忆的神话》等。

一种新的文学史观照视角仿若一个探照灯,可以重新照亮历史的某些晦暗的角隅,进而展现一些新的文学风景。关于1930年代的海派文学,欢迎探讨。

1930年代的海派文学有什么特点?

这位道友****为什么是1930年代?30年代有什么特别吗?

吴晓东:1930年代的上海是中国现代史上都市文化发展的高峰,被称为“东方的巴黎”、“冒险家的乐园”,也是半殖民地化最突出的都市,被穆时英在小说指认为是“造在地狱上面的天堂”。同时也就掩藏着左翼的都市革命火种,因此1930年代的上海充分表征了现代中国的现代性、革命性甚至未来性,同时也就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和驳杂性。

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文学艺术灿烂璀璨夺目,有什么深刻的原因吗?**

吴晓东:都市文化的现代性、现代主义艺术的先锋性、左翼文学的革命性,都在沪上文坛激荡,而国民党政党政治的威权控制,在上海也生出了夹缝。这些都是催生海派文学活力的原因。

皇家国际集团 4

付尚:**请问吴老师,海派文学当时受到哪些西方文论的影响?**

**吴晓东:狭义的海派文学——新感觉派——主要受到现代主义文学以及理论的影响,如日本的新感觉派作家川端康成就称表现主义为父,达达派为母。此外,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也影响很大。新感觉派也受到过左翼文学理论的刺激,如刘呐鸥就翻译过左翼文艺理论《艺术社会学》。而电影的蒙太奇理论对海派文学也产生过严重的影响。

思无邪:**您好,我想问一下京派和海派的争执是如何产生的?**

吴晓东:京派和海派的论争的始作俑者是京派的代表作家沈从文。1933年10月,沈从文发表《文学者的态度》,1934年1月,又发表《论“海派”》,引发了一场“京派”和“海派”的论争。这场论争看似偶然,却从根本上反映了三十年代的文学格局,其中蕴涵着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诸多基本母题:传统与现代,东方和西方,乡土与都市,沿海与内陆等等。正像美国前哈佛大学的教授李欧梵说的那样:“中国现代文学的故事是关于两个城市的故事:北京与上海。”

没事逛逛有事搬砖:**上世纪的海派文学应是当时的先锋艺术,这种文学是社会的折射还是作者的臆想(两种占比?)。这种文学是否带有时代烙印,就像时下流行歌曲一样。反观平凡世界,金瓯缺等著作,每个时代读和每个年龄段度读都有不同感触和共鸣,这算不算是海派文学的特点?**

吴晓东:文学永远是社会的折射和作者的臆想(创造力)相浑融的结果,不过也永远无法算出“两种所占比例”各是多少,这是以数学思维考量文学。而文学经典的特质之一就是“每个时代读和每个年龄段度读都有不同感触和共鸣”,这不仅仅是海派文学的特点。

wildleek:**将民国以来的上海文学或文化命名为海派,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是窄化了上海对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影响和贡献。海派一词让人联想到的仅是上海小资文学,但整个中国现代文学的重要人物大都在上海生活和创作过,那些重要的出版社和书局都在上海,上海应该是中国近现代文学的策源地和繁荣地,而不仅仅是区域性的海派。老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吴晓东:说的非常好!现代文学研究者们试图界定的广义的海派,正是你所理解的。同时“海派”的概念也已经从一个地域范畴衍化为文化范畴和时间概念。比如顾晓鸣在《海派文化与京派文化的反置》一文中,就认为海派文化是乡土文化在外来文化冲击下形成的转型期文化,因此海派文化不完全是地域概念,更主要的是“时段”概念。所谓“时段”概念意思是海派文化可以在30年代之外出现在任何时期任何地域。

皇家国际集团 5

皇家国际集团,民国海派的代表人物有哪些?

付尚****请问吴老师,您觉得如果民国海派文学有一位代表人物,那么他会是谁?

吴晓东:其实海派文学是个宽泛的概念,文学史一般认为30年代的上海文坛包括三大作家群体:一是以批判都市文明为主要任务的左翼作家群,如茅盾、丁玲等,二是更顺应广大市民趣味的通俗作家群,如包天笑和张恨水。三是被称为新感觉派的作家群,如穆时英和刘呐鸥。有的文学史家也把新感觉派的作家群视为狭义的海派文学的代表,他们出没于喧嚣骚动的十里洋场,尽情享受现代都市物质和商业文明,同时又受西方现代艺术尤其是电影的熏陶,具有鲜明的文学先锋意识。

40年代的张爱玲可以在通俗作家和新感觉派两种海派作家群的延长线上理解。两条线的交汇处就是张爱玲。如果一定要指认一个代表人物,我个人推荐张爱玲。

Mr. Wang:**吴老师,能谈谈鲁迅和海派文学的关系吗?您如何看待鲁迅在当时各种思潮和政治、社会、文化生态中的位置?谢谢。**

吴晓东:现代作家中,可能只有鲁迅和周作人无法用哪个流派进行概括,这是真正的大作家才具有的特质。鲁迅虽然最后十年生活在上海,但是难以用海派作家进行概括,因为他是超越海派的,也以批判海派文化为己任。而正因为30年代鲁迅生活在上海,对上海所汇聚的诸种文化思潮(如都市摩登现代性、左翼文化、政党政治、资本主义商业化浪潮、封建性的残留)均有深刻的观察和反省,因此成为一个时代都市罪恶的忏悔者和反思者,也是时代思想的高度和深度的体现。鲁迅葬礼时身上覆盖一面旗帜,上写“民族魂”,这种民族魂的形象主要是在上海进一步塑造和最终完成的。

皇家国际集团 6

作家张爱玲

Laura:**吴教授您好,如果每个时期筛选几位需要重点关注的作家,在现当代作家范畴里,请问您推荐哪几位呢?**

**吴晓东:《中国现代文学史》和《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的篇幅最多的作家一般都是需要重点关注的作家。我个人的推荐也没有什么独特的:五四时期:鲁迅、郁达夫、周作人。30年代:鲁迅、茅盾、丁玲、老舍、沈从文、卞之琳。40年代:冯至、张爱玲、钱钟书、萧红、赵树理、骆宾基、端木蕻良、穆旦、汪曾祺。

思这位道友:**为什么张爱玲能火?**

吴晓东:首先当然是因为张爱玲的小说和散文的艺术成就在现代中国作家中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她的语言的表现力差不多只有鲁迅能媲美。这是张爱玲“火”的前提。而“火”的真正原因可能还需要在今天的中国文化语境中去寻找。9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阶层发生的最大变化之一,据认为是小资阶层的兴起。而小资文化的鼻祖——也有人说是小资文化的祖奶奶——就是张爱玲。所以张爱玲成了小资文化的代表人物,有非常多的粉丝是可以想见的。

小资文化在90年代的崛起也正呼应了30、40年代大上海的一度繁荣,而张爱玲恰恰是旧上海都市文化的一个象征。今天的上海如果为自己的都市文化寻找传统,就会回到30年代和40年代的上海,而在文学领域就自然会找到张爱玲。90年代以后兴起的对老上海的怀旧热,张爱玲也在其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Happy Together:**您好,海派文学中您是怎么看待施蛰存先生的,因为李欧梵教授很推崇他的写作,不知道按照大陆这边文学史的看法对待他是怎样的?**

吴晓东:大陆文学史也同样认为在30年代的新感觉派作家中,施蛰存是小说艺术最优异的作家。当然,从倾情描绘都市风景线的角度看,新感觉派中典型的都市小说家应该是刘呐鸥和穆时英。而施蛰存比较特异,他更擅长描写现代人在都市中的孤独和疏离感,善于挖掘都市市民的深层心理世界。与刘呐鸥和穆时英比起来,施蛰存有同样鲜明的现代意识,但却有相对传统的叙事技巧和比较缓慢的叙事节奏,他也比前两者更有讲故事的本领。在他的小说都市图景背后,有一个乡土背景,这一乡土背景有时是潜藏的,有时则直接介入到都市现实中来,构成着化减都市焦虑与孤独的缓冲地带。我很看重施蛰存的这一乡土维度,是其他的新感觉派作家很少具备的,它为施蛰存的小说带来了一种怀旧的气息和一份古典的诗情。

皇家国际集团 7

施蛰存先生

重读海派文学,有哪些作品推荐?

下雨天感觉:**吴老师您好!我想请您谈谈以穆时英为代表的作家的作品,其文学价值是否真的被低估了?如果我们要重读海派作家 您推荐哪些作家作品呢?**

吴晓东:自从80年代北京大学严家炎教授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一书中大力推举作为小说流派的新感觉派小说家,作为“新感觉派的圣手”的穆时英以及其他几个作家如施蛰存、刘呐鸥就得到了充分的评价。其实如今的文学史中,新感觉派的文学价值可能是高估了。

重读海派,我个人推荐的是左翼作家茅盾的《子夜》、丁玲的《梦珂》、《莎菲女士的日记》,新感觉派的穆时英的《上海的狐步舞》,施蛰存的《梅雨之夕》、《凶宅》。

皇家国际集团 8

0808蒲星:**吴老师好,请问您如何看待《小团圆》在张爱玲作品系列中的位置呢?对于这部特别的作品,您如何解读呢?**

吴晓东:跟张爱玲40年代的小说相比,阅读感受最大的不同是,《小团圆》中有两个张爱玲,一个是70年代最后写《小团圆》的50多岁的张爱玲,另一个是小说中以张爱玲为原型的作为小说人物的张爱玲的形象。对这部小说各种各样甚至大相径庭的解读和判断,以及小说中表现出的矛盾的风格,可能都与这两个张爱玲的形象有关。夸张点说,作为作家的张爱玲活到30岁就不再长岁数,剩下的美国岁月基本上是生活在对30岁之前的回忆里。张爱玲是在写作中回忆,在回忆中写作,这是她在美国的生活形态。《小团圆》是张爱玲酝酿20多年的所谓集大成之作,是非常精心的大作品,以往张爱玲全部创作中的优点和缺憾都在《小团圆》中来一个大团圆。

star:**围城算海派文学里面的吗?谢谢。**

**吴晓东:应该说,海派文学提供了理解《围城》的一个都市文化视野,毕竟《围城》写于上海,也有大量篇幅写的是上海。但另一方面,《围城》属于无法用地域文化视野涵盖的小说,它追求的人性思考的深度和存在论式的力度,以及文明危机时刻的言说带给小说的人文主义色彩都要在战争的大时代的背景中寻找解释。

Blessed:**徐訏等后浪漫主义能算海派的延伸吗?**

吴晓东:徐訏的小说中有不少海派因素。可以放在海派的大背景中考量。《风萧萧》最为典型。

- 版权信息 -

编辑:黄泓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澎湃问吧”

《1930年代的沪上文学风景》

作 者: 吴晓东 著

回溯30年代沪上文学原生形态

尽现民国时期沪上文人心灵境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皇家国际集团发布于世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真假汉奸,名人大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