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堵场最新网站

楠溪江风趣小传说15篇

楠溪江幽默小故事15篇

时间: 2006-11-09 09:55来源: 点击: 温州金建民搜集

一、下面都是皮肉某地,有一对很要好的知心朋友叫大懵和呆大。平时,他俩有祸同当,有福同享,无事不帮,无话不说。一日,他俩闲来无聊,谈起了各自的老婆。大懵的老婆阿英生得细嫩薄肉断乌星,又聪明又贤惠,令呆大眼红得很。无奈,她是好朋友的老婆,呆大不敢偷偷摸摸。朋友妻不可欺啊!大懵却不在乎,既然好朋友对自己的老婆有意思,就给他一个机会,这才叫有福同享么!大懵回家和阿英商量一番,阿英红着脸答应了。于是,大懵按约定的时间出远门去,留空房让李四过上一夜。傍晚,呆大特意打扮得清头一些,喜滋滋地推开了朋友家的门。阿英热情地招待他吃晚饭。一八仙桌酒菜,外四盘,内四盘,中大盘,盘盘都是满满的鲜嫩蔬菜。呆大一边喝着美人亲手炖的热卵酒,一边无话找话地和美人说话。阿英端庄有礼,密密引他来品味色彩各异的炒菜。酒香菜美,吃着吃着,呆大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得活像个猴头的臀一色,不好意思地开门三脚并作两步跑了。噗嗤一声,阿英笑弯了柔腰!事后,大懵问呆大为什么中途跑掉,呆大笑了笑说:“你的阿英真好,她炒的菜色香看起来个个不同,可每盘吃到下面都是一色的皮肉!”二、听死人当初,楠溪有个花眼人,在自家门头搭台唱词。听说是白听的,琴鼓一摧,来的人还真不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上间门头都坐满了。噔噔噔呗噔噔呗,噔噔噔呗噔噔呗,噔噔呗,噔噔呗,噔噔呗呗噔噔呗,呗呗噔,噔噔呗,噔呗,噔呗,噔噔呗呗噔噔呗……弹琴打鼓一通,全场音静。人们想,这个花眼人的琴弹好,鼓也打好,词肯定会唱好。可等他一开口,公鸡嗓音杀猪喉,唱勿像唱叫勿像叫,听得人们捂耳朵脚摸油。唱一句逃一个,唱两句跑一双。开场白未唱完,人只剩一个。花眼人看不见,听听没了声音,还以为是大家听入迷了呢!他越唱越有劲,累了,口渴了,叫人递杯茶给他顺顺口。叫了几句冇人应,却听得有人打鼾声。花眼人下台摇醒那人,问他为什么睡觉。他说自己在等唱完了,拆走搭台的四尺凳。还说,不睡觉就受不了,只想跑,除非把他捆在椅上。花眼人想把词唱完,又怕空场传出去霉倒勿起,就求他听完。他也可怜花眼人的苦心,就让对方捆了个坚实。花眼人又唱开了。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要听完自己的唱词!他一高兴,声音越唱越高,高得鸡飞狗叫才罢休。唱完了,花眼人听听冇动静,推推冇声息,摸摸那人已断了气……

一、下面都是皮肉

某地,有一对很要好的知心朋友叫大懵和呆大。平时,他俩有祸同当,有福同享,无事不帮,无话不说。

一日,他俩闲来无聊,谈起了各自的老婆。大懵的老婆阿英生得细嫩薄肉断乌星,又聪明又贤惠,令呆大眼红得很。无奈,她是好朋友的老婆,呆大不敢偷偷摸摸。朋友妻不可欺啊!大懵却不在乎,既然好朋友对自己的老婆有意思,就给他一个机会,这才叫有福同享么!

大懵回家和阿英商量一番,阿英红着脸答应了。于是,大懵按约定的时间出远门去,留空房让李四过上一夜。傍晚,呆大特意打扮得清头一些,喜滋滋地推开了朋友家的门。阿英热情地招待他吃晚饭。

一八仙桌酒菜,外四盘,内四盘,中大盘,盘盘都是满满的鲜嫩蔬菜。呆大一边喝着美人亲手炖的热卵酒,一边无话找话地和美人说话。阿英端庄有礼,密密引他来品味色彩各异的炒菜。酒香菜美,吃着吃着,呆大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得活像个猴头的臀一色,不好意思地开门三脚并作两步跑了。噗嗤一声,阿英笑弯了柔腰!

事后,大懵问呆大为什么中途跑掉,呆大笑了笑说:

你的阿英真好,她炒的菜色香看起来个个不同,可每盘吃到下面都是一色的皮肉!

二、听死人

当初,楠溪有个花眼人,在自家门头搭台唱词。听说是白听的,琴鼓一摧,来的人还真不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上间门头都坐满了。

噔噔噔呗噔噔呗,

噔噔噔呗噔噔呗,

楠溪江风趣小传说15篇。噔噔呗,噔噔呗,

噔噔呗呗噔噔呗,

呗呗噔,噔噔呗,

噔呗,噔呗,

噔噔呗呗噔噔呗

弹琴打鼓一通,全场音静。人们想,这个花眼人的琴弹好,鼓也打好,词肯定会唱好。可等他一开口,公鸡嗓音杀猪喉,唱勿像唱叫勿像叫,听得人们捂耳朵脚摸油。唱一句逃一个,唱两句跑一双。开场白未唱完,人只剩一个。花眼人看不见,听听没了声音,还以为是大家听入迷了呢!他越唱越有劲,累了,口渴了,叫人递杯茶给他顺顺口。叫了几句冇人应,却听得有人打鼾声。

花眼人下台摇醒那人,问他为什么睡觉。他说自己在等唱完了,拆走搭台的四尺凳。还说,不睡觉就受不了,只想跑,除非把他捆在椅上。花眼人想把词唱完,又怕空场传出去霉倒勿起,就求他听完。他也可怜花眼人的苦心,就让对方捆了个坚实。

澳门皇家堵场最新网站,花眼人又唱开了。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要听完自己的唱词!他一高兴,声音越唱越高,高得鸡飞狗叫才罢休。

唱完了,花眼人听听冇动静,推推冇声息,摸摸那人已断了气

三、一条扁担睡十六个人

一班担盐客,跋山涉水,走了三天三夜的路,又饥又累,疲惫不堪。眼看太阳佛下山,鸟雀归林,他们见到了灯光。灯光亮处,有一座小木屋。木屋里有女人喂奶的呜呜声。呜呜声在杂乱的脚步声里断了,灯光也灭了。

深山林密风冷。盐客们蹲屋檐下过夜,熬不到半个时辰,就去敲门:

有人吗?开开门吧,我们冻死啦!

我男人不在家!

表嫂,我们是担盐的,老客。

我家不是客栈!

我们就睡柴仓!

柴仓柴满!

就坐坐柴仓凳!

柴仓凳断了!

就蹲蹲柴仓渎!

柴仓渎太小!

我们求求你啦,表嫂!

勿吵醒我儿子不开!

本文由澳门皇家堵场最新网站 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楠溪江风趣小传说15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